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十方神王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正好,了結那一日的怨

十方神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十方神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六百七十五章 正好,了結那一日的怨

    盛洲所有修士皆震顫,聽到這樣的聲音后,許多人的心臟都不由得狂跳起來。

    “七曜皇朝才剛因為他而毀,現在,他居然……居然……要去無相仙宗?!”

    “這……”

    “是要孤闖無相仙宗?!”

    “要在同一天連毀兩個大勢力?!”

    “可,他的修為僅僅才……”

    許多人震撼。

    林天傳出的聲音,稱是要去無相仙做客,然而,自然沒有人會傻到認為林天真的是去無相仙宗做客,這所謂的做客,無非是去和無相仙宗做個了斷。

    “去看看!”

    有修士道。

    這一天,一群群的修士動起身來,皆是朝著無相仙宗沖去。

    一個小修士,這般公然出聲,要去六大仙宗之一的無相仙宗,哪里會不讓人心驚?而最主要的是,這件事是在七曜皇朝被毀之后!七曜皇朝被毀,所有人都知道和林天有關,但具體細節,這些人卻是不清楚,如今,林天喊出聲音,要去無相仙宗,稍后便是可以親眼看到林天與整個無相仙宗的爭鋒,許多人自然是要去看看。

    舍去這點,哪怕只是看熱鬧,林天戰整個無相仙宗,也是足夠吸引許多人了。

    同一時間,無相仙宗居于外面的幾個太上長老亦是聽到了聲音,個個都是大怒。

    林天,這是毫不將他無相仙宗放在眼里!

    “回宗門!”

    “做好一切能做的準備,這小畜生,這次敢來,便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走!”

    幾個大道境強者騰空而起,直接朝著無相仙宗沖去。

    不久后,這幾人臨近無相仙宗,只見著無相仙宗外已經圍滿了人,頓時間,臉色都有些鐵青。不過,幾人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哼了聲,便跨入無相仙宗內。

    所謂法不責眾,無相仙宗外圍著的修士太多了,至少也有上千人,不好處置。而最主要的是,現在,他們把思維全部都放在了林天身上,要準備殺林天的事。

    如今,林天讓他們感覺到了大壓力!

    “無相仙宗之前走出的幾個太上長老全部回來了,個個都是大道境界的強者,那林天如果闖來,到底,到底……能做什么?”

    “這……確實!”

    “不管怎么說,那個林天,肯定有些依仗,否則,不可能發出那樣的聲音!

    “這自然是有理,可……”

    “總之,等著看吧!

    “說起來,那林天真的會來?”

    “應該會吧!

    不少人小聲議論著。

    ……

    夕陽已經開始落下,天地漸漸被黑暗籠罩。

    林天邁步一片小林間,神色平和,顯得很從容,并沒有立刻前往去無相仙宗。

    他的步子很平緩,如同一個閑適的游覽者。

    之前,他喊出聲音,要前往無相仙宗,倒并不是想引起什么轟動,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要借著這聲音,將無相仙宗處走出宗門去追殺他的那幾個大道境太上長老引回無相仙宗,也將這一脈的其它強者引回無相仙宗,從而,一網打盡。

    “給你們足夠的時間回宗門!

    他自語。

    踩在小林間,他一點也不急,只是慢慢朝著無相仙宗的方向走去。

    漸漸的,夕陽徹底落下,黑夜降臨,有星辰閃現在蒼穹之上。

    ……

    無相仙宗外,聚集而來的修士更多了,密密麻麻一片,已經足足有了數千人。

    “怎么還沒來?”

    “天都暗了,這……”

    “再等等!

    不少人小聲道。

    天穹漆黑,星辰變得越來越多,很快,一輪圓月顯化,灑下滿天的銀輝。

    無相仙宗外的這片小林,籠罩上了一片淡淡的光暈。

    時間,快速推移。

    人群等在無相仙宗外,很快便是到了第二天清晨,星辰消失,圓月消失,有一輪晨陽顯化了出來,灑落一片溫和的陽光。

    一眾修士聚集在這個地方,足足等了一個夜晚,卻是依舊不見林天出現到來,這個時候,許多修士都是生出了疑惑。

    “還沒來!

    “該不會是故意折騰無相仙宗吧?”

    “這……”

    有人皺眉。

    也是這時,旁邊有人突然發出驚呼:“來了!”

    聲音低沉,帶著些許驚訝和興奮,頓時間引得來到這里的所有人皆偏頭望去。

    遠處,一道修長身影自地平線上出現,步子平緩,一步步朝著這地方走來。

    一襲黑色長衫,面容略顯清秀,神色顯得很平淡。

    “林天!”

    有人低聲驚呼。

    隨后,一眾人便是沒有了聲音,幾乎都是屏住了呼吸,直勾勾的望著林天。

    盯著林天,這個時候,來到這里的修士個個都是帶著驚訝,興奮和激動,林天,竟然真的來了!孤身一人來了!

    “通仙第一重!

    “這般修為,為什么敢獨自一人闖來?”

    “這年輕人……”

    一些老輩強者皺眉。

    一個夜晚的時間,林天走到這里,他相信,足夠無相仙宗處在外面的強者回歸宗門了。此時,他來到這地方,見著無相仙宗外密密麻麻的人影,神色并沒有什么變化,因為,在他喊出那道聲音后,他就知道,必然會有許多人來這里圍觀。

    畢竟,看熱鬧,是人類的本能,縱然修士也不例外。

    他神色平靜,不急不緩,朝無相仙宗的正門庭走去。

    “來了!”

    無相仙宗正門庭外,有這一脈的弟子大喊。

    這一脈,正門庭倒也算非常巍峨,高足有兩丈左右,完全是以奇石打造而成。

    林天邁步,很快來到正門庭前。

    無相仙宗的幾個弟子守在門庭邊緣,一個個持著刀劍對著林天,臉色皆是有些微白,雖是以兵器對準著林天,可卻是在慢慢朝后退,沒有一個人敢攻上去。

    林天神色平淡,步子趨勢不變,一步步朝前,跨過門庭,徑直走入無相仙宗。

    “這……走進去了!直接跨了進去!”

    許多人心顫。

    放眼望去,林天孤身一人來此,通仙第一重的修為,竟是直接走進了無相仙宗,沒有任何一絲猶豫,沒有任何一絲忌憚,仿佛只是踩著平坦的林間小道般。

    盯著這一幕,這個地方,許多人皆是倒吸冷氣,為之震撼。當然,更多的人則是顯得很興奮,一個通仙第一重的修士,直接闖入作為六大仙宗之一的無相仙宗,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非常刺激!如此刺激,自然是讓許多修士感覺興奮。

    所有人,目光皆是落在前方,緊緊的盯著林天。

    這個時候,林天已經走過無相仙宗正門庭很遠,深入無相仙宗足足十數丈遠。

    四周,密密麻麻的無相仙宗門徒將他圍在中間,個個手握寶兵寶刀對著他。

    “哐!”

    一道驚響傳來,無相仙宗的正門庭嗡的閉合。

    退路,被阻斷!

    “小畜生,你倒是真敢!”

    冷音響起。

    無相仙宗內,幾道蒼老身影走出,皆是眸子冰寒。

    足足七人,個個都處在大道境層次,體外的道則波動如同瀚海一般涌動。

    與此同時,更多的無相仙宗弟子沖了出來,一圈圈圍著,鎮在各個位置。

    置身于這其中,林天很平靜。

    他掃過這一脈的一眾門徒,聲音平淡,道:“無相仙宗的普通弟子們,我給你們機會,不想死的人,自行離開,或則,自行退到一邊!

    這等話語一出,無相仙宗外,諸多前來圍觀的人都是齊齊動容。這個時候,林天明明已經被圍困在無相仙宗內,處境堪憂,可開口時,卻是這么一句話?!

    甚至于,無相仙宗的一眾弟子也是一怔。

    不過很快,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寒冷起來。

    “自身都難保了,還給我們機會?”

    “可笑!”

    “自以為是!”

    “囂張到無邊無際了!”

    “今日,你唯有一死!”

    一個個無相仙宗弟子,皆是諷刺的盯著林天。

    這些人知道林天很強大,所有人都不覺得自己能夠是林天的對手,甚至連這一脈如今的同代第一人也沒有信心能和林天對敵,但,那又怎么樣?現在,林天可是在他們的宗門里,自己一脈的幾個大道境太上長老都在,能容林天猖獗嗎?

    七曜皇朝被毀,確實是和林天有關,可是,所有無相仙宗的弟子都是一個想法,林天,一定是以什么陰謀詭計害了七曜皇朝!如今,林天站到這里,只是一個人而已,只是通仙第一重的修士而已,如此程度,沒有理由會讓他們棄兵畏懼。

    林天目光移動,掃過三十余通仙修士,這些人,曾經隨著拓野烈前往羽化道門,當時,他和柳無為可以殺死這些人,但最后沒有殺,將這些人全部放了回來。

    三十余人皆處在通仙境,此刻迎著林天的目光,都是微顫,臉色很不好看。

    “年輕人,抱歉!我們覺得愧疚,但,但是,你這般闖入我們宗門,我等……沒有選擇,只能,只能……只能出手!

    有人開口,微拽著雙手。

    林天表情不變,沒有生出絲毫波瀾。

    “正好!彼曇羝届o:“那一日,在羽化道門內,你們每個人手上都染過羽化門弟子的鮮血,那一日放過你們,現在,便了結那一日的怨!

    ps:感謝三好教育王110萬縱橫幣捧場,感謝!跪拜!感謝“書友6985421”兄10000縱橫幣捧場,謝謝!感謝大家伙!龍去吃午飯,然后回來努力寫第三章。
十方神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山西11选5玩法规则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 重庆福彩 3d试机号下载安装 吉林11选5怎么玩怎么看 浪潮软件股票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体彩十一运夺金规则 今日股市最新消息上证指数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广西十一选五计算器 2019年群英会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