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十方神王 > 第五百一十章 所謂淫賊(第一更)

十方神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十方神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五百一十章 所謂淫賊(第一更)

    林天扶著少女進入石屋,反手將石屋的木門給帶上,那些村民的面孔,實在讓他覺得有些難看。屋子里只有一張床鋪,上面還沾染著一些血跡,他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能扶著少女去旁邊小屋的木椅,最終只得尷尬的將少女扶到床邊。

    “抱歉!

    他說道。

    少女搖搖頭,聲音很輕柔,道:“我沒大礙的,沒事的!彼囊路嫌胁簧倩彝,輕輕拍了幾下,又微微蹙眉,覺得有些疼。方才,那些村民朝她丟了不少石子,她只是護住了頭,其它一些地方,避免不了被村民丟出的石子幾中。

    林天張了張口,稍稍遲疑了下,問道:“以前,村民也這樣?”

    少女沒有回答,微微顯出臉:“你不覺得像惡魔嗎,不怕嗎?”

    林天微愣,隨即又搖頭。

    “不會,不怕。你是雪夜,不是惡魔,沒有這么善良的惡魔!

    他說的很認真。

    少女眼神閃爍了下,重新將臉遮了起來:“謝謝你這么說,還有,謝謝你之前問我的名字,謝謝你能叫我的名字!鄙倥椭X袋,聲音很輕:“已經很久沒有人問我的名字了,也很久沒有人叫我的名字,他們都叫我惡魔,妖女,妖怪!

    少女說的很平靜,沒有委屈,沒有傷心,只是聲音有些輕而已。

    如此,林天卻反而更是覺得心頭微顫。

    “這些年,村民都這樣?”

    他再次問道。

    “以前也這樣,只是,沒有今天這么嚴重,也許和最近村子很不安寧有關吧!

    “很不安寧,有什么問題?他們這么對你,為什么不離開?”

    他有些疑惑。

    打量石屋,他明白了些,石屋的破損應該也是村民為之,有大石砸過的痕跡。

    少女搖頭,顯然并不想多說。

    “你有傷,先休息!

    說著,少女走下床,朝著旁邊的小屋走去。

    林天連忙攔著她,道:“你在這里休息,我去里面,我皮厚一點,不怕冷!

    少女眼神閃爍了下,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小聲說道:“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我知道,你別道歉,這明明是我的錯!

    他讓少女躺下,為少女蓋好被子,方才走向旁邊的屋子。

    少女盯著林天進入小屋,小手拉著蓋在身上的被子,將雙眼以下的臉龐全部遮了起來,自語道:“謝謝!

    這些年來,自從臉上生出青色的鱗紋,原本還很和睦的村民漸漸疏遠她,隨后嘲諷,然后是謾罵,惡語相向,甚至漸漸有人對她動手,而其它那些見到她臉頰真正模樣的人,也幾乎都會瞬間疏遠她和嫌棄她,以至于,她將自己的臉龐遮了起來。如今,林天看過她的真容后,非但沒有疏遠她,反而是透露著一些關心,還為她拉來被子蓋在身上,這動作雖然很小,卻讓她感覺到了久違的溫暖。

    林天已經走進小屋,不過,少女最后的“謝謝”他依舊聽到了,這讓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被村民謾罵攻擊,從頭到尾,少女都保持的很平靜,與他說話時,聲音雖然很輕,卻并沒有夾雜任何委屈的情緒,而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少女已經習慣了這樣被對待,最開始的委屈,已經在歲月的流逝中被沖的消失了。

    他躺在木椅上,久久難以平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閉上眼,四極經緩緩運轉起來,真元在體內悄然流轉。

    很快,天穹變暗,圓月和星空隱現。夜里,村外的山間有野獸的咆哮,也有其它一些古怪的聲音,在黑暗中久久回蕩。

    林天合著眼,四極經自行運轉,盡管運轉的很慢,可傷勢卻也在一點點修復。

    一夜,很快過去。

    林天醒來的時候,天空已經放亮,有一輪圓陽掛在高空,卻一點也不炎熱。

    他從小屋走出,發現少女不見了人影,只在床邊留了一張紙條給他,上面寫道:“我去后山有點事,屋子里有干糧和泉水,你好好養傷!绷痔炜戳讼,將紙條放下,隨后就在床邊盤坐下來,將四極經又運轉起來,體表有淡淡銀芒生出。

    “嗡!”

    漸漸的,銀芒透體而出,變得更加強盛,傷勢恢復的速度也變得更加快。

    他認真療傷,并不擔心有人闖進來,很快便是三個時辰過去。

    此時,已經到了正午。

    林天起身,發現少女依舊不曾回返,不由得略顯擔心,他聽少女說,后山有不少兇猛的野獸,那樣一個柔弱的女子,如果遇到猛獸襲擊,能不能應付的了?

    想到這里,他推開石屋的房門,稍稍掃視了下,便是朝著村子后山走去。

    后山距離村子的距離并不算太遠,他走出村子,循著一條小路,朝著后山走去。就在他走出村子不遠后,前方竟是有著不少人,也都是在朝著山里去,且,還有更多的人從不同的方向走來,個個都是修士,而且,修為都在識海境以上。

    “唉唉唉,這凡俗村落的破山里,真的有靈晶存在?”

    “說不清楚,不過傳聞中,確實有!

    “去看看就知道了!

    有人在議論。

    林天皺眉:“靈晶?”

    他是第一次聽到靈晶,并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

    頓了頓,他自顧自的搖搖頭,繼續朝前方走去。

    通往村子后山深處,只有一條路,路上有不少修士,幾乎都是些年輕人。

    一個青年走在他旁邊,雙眼有些發亮,直勾勾盯著前方的幾個漂亮女子,目光顯得很是猥瑣,時不時發出嘿笑。不多時,前面的幾個女修似乎察覺到了青年的目光,回過頭來狠狠瞪了青年一眼,步子更快了些,轉眼間就走出了很遠。

    青年似乎有些遺憾,目光卻是很快又落在了另外幾個女修身上,頓時間嘖嘖的稱嘆起來,時不時還搓一搓雙手,轉眼間便是招惹來一陣毫不留情的怒罵聲。

    林天斜了這青年一眼,朝旁邊跨出幾步。

    “咦?哥們兒,你往旁邊跨過去干嘛?”

    青年好奇。

    說著,青年跨過來幾步,和林天的距離更近了些。

    “路這么寬,能不能不要挨著我這么近?”

    林天道。

    前方,被青年猥瑣偷窺的幾個女子時不時回過頭怒視青年,連帶著他也一起遭了秧,有人在對著他指指點點,顯然是將他當作猥瑣青年的同伴了。

    “走近一點,不是很親近嗎?所謂,大道路寬,四海皆兄弟,你說對不對?”

    青年很豪氣。

    “我不想被人當作淫賊!

    林天很直接。

    前面的幾個女子怒視青年,連他也一起怒視了,讓他有一種莫名遭殃的感覺。

    青年的眼睛唰的就亮了:“兄弟,你也懂淫賊這兩字?難道是我輩中人?”

    林天斜視青年,對于青年眼中的光亮,覺得非常莫名。

    “很抱歉,我和你不是同輩中人。另外,再多說一句,淫賊,是貶義詞!

    他說道。

    青年略微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搖頭:“哥們,看來,你對淫賊有偏見,關于這點,我得和你好好探討一下!闭f著,青年又靠近幾分,很是自來熟的勾著林天的脖子,指著前方道:“你看那女子,后臀挺翹,富有彈性,捏一捏,一定很不錯。你再看那邊的美女,腰肢纖細,盈盈一握,抱著一定很舒服……”

    勾搭著林天的脖子,青年指向另一邊:“再看那女子,雙胸高聳,手感必定極佳。那邊,小嘴似櫻桃,一親芳澤必當溫文而婉。那邊,膚如凝脂,空氣似乎也因此充滿香氣,若能近距離一嗅,豈非妙極?一般人,誰能發現這些?”

    青年的聲音一點也沒有壓制,路上不上修士都聽的很清楚,暗罵不要臉。

    被評點的那幾個女子更是氣極,一個個指著青年,怒目而視,大罵淫賊。

    “別客氣,發現你們的美,是我輩應該做的事,不要激動,太激動會長皺紋!

    青年朝幾個女子揮手。

    幾個女子被氣的的身體直哆嗦,這次是真的加速,很快就走的沒了人影。

    青年一笑,對著林天道:“看到沒有,我道出她們各自具備的優點,她們的高興立刻顯化而出,表現的是那么激動,有幾人甚至因為過于羞澀而紅了俏臉,因為不好意思當眾承接我的贊美,她們跑開了,或許稍后私下里會來找我!

    林天:“……”

    他張了張口,想說點什么,最終還是算了。

    見林天不開口,青年又是一笑,道:“其實,外界對于我們淫賊有著許多誤解,我們不辭辛勞,不懼惡言,以發現與挖掘天下少女們的各種優點為己任,始終走在世人口潮風浪的刀尖口,只為了讓少女們知道自己有多美!蓖胺,青年微微一嘆,帶著一種深藏功與名的淡泊:“所謂淫賊,其實,是真愛啊!

    林天嘴角很不自然的抽了抽,半響后憋出一個字來:“滾!”

    他實在找不到什么話說了,也實在不想和這青年多說什么話,甚至不想聽這青年說話,他覺得,若是繼續和這青年交流,或則是聽這青年多說幾句話,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可能會轟然坍塌。
十方神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四川金7乐走势图手机板 如何看快三走势图 网贷用来炒股会怎么样 威海配资公司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手机版下载 电子app制作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20190327 成都股票配资 新浪博客 广东十一选五3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