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十方神王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斬殺

十方神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十方神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四百九十二章 斬殺

    荒古神殿居于九重天之上,為陣者的圣宗,俯視十方,內部有許多古籍,灰袍中年想起了某部古籍內所記載著的有關永恒殺陣的殘缺描述,所勾畫的一縷陣紋和林天此刻體外的那種紋絡非常的相似,不,林天體外的陣紋更加具備神形。

    林天眸子一凝,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這個中年人居然認識他所祭出的殺陣?!

    盯著林天的表情變化,灰袍中年頓時一顫,頓時間便確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這,確實是永恒殺陣!

    “你……你,你怎么會這宗殺陣,我們荒古神殿內,都沒有這殺陣的紋絡!

    灰袍中年心悸。

    永恒殺陣,那可是九大天尊之一的陣皇所闖,集陣道之大成,威勢無窮盡!

    “荒古神殿!

    林天低聲自語,眸子中閃過一抹精芒,這一刻真正將這四個字記在了心中。

    這個居于九重天之上的勢力,很可怕!

    他沒有再多想,而是一瞬不瞬的盯住了對面的灰袍中年,腳步一跨,直接逼了過去。且,隨著他跨步而上,他身邊的一角永恒殺陣跟隨著他的腳步而動,密集的殺光如同一柄柄不朽的神劍,鏗鏘而鳴,幾乎要將虛空給洞穿成篩子。

    “嗡!”

    他催動石鏡,一道仙光從石鏡內沖出,直接壓碎了一方空間。

    以增仙紋加持過的中品仙器,足可以和上品仙器抗衡。

    灰袍中年倉皇間以兩宗玉劍對抗,可迎著密集的永恒殺光,他不由自主的顫抖,玉劍的仙光頓時變得混亂,被石鏡射出的仙光直接給震飛了出去。且,石鏡的仙光擴散,稍稍擦中了一絲他的胳膊,頓時間令的他慘叫一聲,蹬蹬蹬后退。

    林天沒有逗留,浩蕩著一角永恒殺陣,再次朝著對面的灰袍中年逼壓過去。

    灰袍中年一顫,見著林天體外的殺紋,想起古籍中的那些記載,一時間臉都白了,再沒有想著抵擋,竟是朝著遠處遁走。所謂人的名樹的影,認出林天體外的殺紋后,這個灰袍中年的戰意頓時如潮水般退去,只覺得脊背都涼了,那可是永恒殺陣啊,是九大天尊之一的陣皇創出的終極殺陣,號稱可以殺盡永恒!

    “這……”

    “神,神師大人,居然,在……在逃?”

    “怎么可能!”

    一眾兵士皆懵了。

    辛承運和紀雨則是露出喜色,沒有想到,戰局居然轉變的如此之快。

    “姐夫好樣的!”

    辛承運大叫。

    “轟!”

    蒼穹上,殺光一道道,斬碎一片片空間。

    林天踩著兩儀歩而動,頭頂的石鏡光芒大盛,又一次將灰袍中年掀翻。且,也是這個時候,他施展出控兵術,右手抬起,強行將灰袍中年祭出的兩宗仙器玉劍可抓了過來,祭出陰陽蓮海之力,直接將兩柄仙劍上的精神烙印給抹了個干凈。

    遠處,灰袍中年咳出一口血來,頓時大怒,林天居然敢這般奪走他的仙器!不過,當看著林天攜帶一角永恒殺陣殺來時,他的臉色頓時間又變得蒼白起來。

    “該死!”

    灰袍中年怒吼,繼續逃遁。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在催動血河大陣,一時間,血河大陣的陣紋再次動了起來,一道道血色殺光朝著林天斬來。不過,因為灰袍中年本身心中有了恐懼和慌亂,血河大陣斬出的殺光頓時間就弱了不少。

    林天身后沖起一道身影,赫然是白家的大仙王奧術。

    他意念一動,大仙王神影右掌壓下,直接將所有的血河大陣的殺光給拍碎掉。

    隨后,他微微偏頭,頭頂的仙器石鏡光芒大放,射出四道神光。

    四道神光破空而去,轉眼間斬向烏羅皇宮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喀!”

    “喀!”

    “喀!”

    “喀!”

    四道脆響傳出,烏羅皇宮東南西北四角,四面旗幟頓時粉碎。

    這之后,烏羅皇宮中,虛空上的陣紋頓時皆變得虛淡起來,血河大陣的殺伐力也在剎那間削弱了無數倍。林天運轉起天一魂訣,左手微微一揚,大片的靈魂之光射出,如同是一道道靈魂利刃,將烏羅皇宮虛空中的血河大陣陣紋全部絞碎。

    灰袍中年一震,又驚又怒:“你……”

    仙器被奪,現在連血河大陣都被毀了。

    “你完了!

    林天冷道。

    隨著他話語落下,虛空上,密集的光之鎖鏈浮現,足足有數百條。這些光之鎖鏈只是最簡單的六階陣紋禁錮紋,是他方才在與灰袍中年戰斗的過程中悄然刻印而下,在這一刻全部復蘇,以光之鎖鏈的方式,轉眼間將灰袍中年給捆縛起來。

    “禁錮紋?你……什么時候刻的!”

    灰袍中年大驚。

    “我什么時候刻印的,需要告訴你嗎!”

    林天冷道。

    他手中多出一柄準仙劍,劍氣一揚,飛卷而去,直直的逼向灰袍中年眉心。

    灰袍中年臉色大變,一聲怒吼,體外銀芒璀璨,散發出無比渾厚的靈魂力,生生將林天刻印下的禁錮紋給震碎大片,朝著右邊橫移閃避,生生躲過了必殺的一劍。不過,必殺一劍躲過了,他卻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左手臂被斬了下來。

    “用你的話說,你現在,還能拿什么和我抗衡!

    林天道。

    他的表情很冷漠,跨步走向前來,手中準仙劍一蕩,又是一道劍芒斬向對方。

    灰袍中年撐起一座神殿,為一種神通之術,將林天斬過來的劍光給震碎掉。

    “你……”

    盯著林天,灰袍中年怒的不行,不過,當看著林天體外的那一角殺紋時,他眼中卻又是不自主的流出恐懼。

    林天冷笑,一步跨出,虛空都為之一顫。

    他體外交織著一角永恒殺陣,頭頂著堪比上品仙器的石鏡,右手握著一柄準仙劍,這樣的陣容不可謂不可怕,逼的灰袍中年連連閃避,不斷遭受血的創傷。

    “!”

    “噗!”

    “你,該死……”

    “!”

    “砰!”

    虛空上,林天浩蕩著莫大的威勢,一次次將灰袍中年踹飛,在對方身上更是留下的數道深深的劍痕,將之逼的狼狽不堪,轉眼之間,渾身衣衫都被血染紅了。

    如此一幕,被烏羅皇宮內的一眾兵士看到,個個怔住了,全部愣在了原地。

    “神,神師……敗,敗了……”

    有人喃喃道。

    烏羅國君王顫抖,盯著這一幕,只覺得脊背徹底涼了,心臟仿佛要停止跳動。

    相比于這些人,這皇宮內,另外兩人則是很高興。

    “姐夫萬歲!搞死他!”

    辛承運大叫。

    虛空上,林天出手無情,一次次將灰袍中年斬傷,不斷令對方遭受重創。

    “!”

    灰袍中年一聲怒吼,原本距離死亡已經是只差一步之遙,不過體外卻是突然多出一方玉臺,有一道道光紋在玉臺上閃爍,令的周邊的虛空頓時間扭曲了起來。

    “這是?!”

    林天變色。

    他認得這種紋絡,在無極仙門的時候,他見到過,那是,空間傳送陣!

    而且,這玉臺所生出的波動,比無極仙門那宗殘缺有損的陣臺強多了。

    他在瞬間就猜到了,這個灰袍中年祭出的絕對是空間傳送用的陣臺,想要以這等手段逃離這里。而下一刻,果真,灰袍中年開口,猙獰的盯著林天:“該死的東西,你等著,下次再見,本尊必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不,要你生不如死!”

    “嗡!”

    隨著灰袍中年話落,虛空扭曲的更加厲害,隱約間,有一道門戶將要被拉開。

    林天臉色再變,眼神頓時一寒,兩儀歩施展到極限,渾身真元全部動了起來。

    嗡的一聲,他的眉心光芒大放,識海異象陰陽蓮海撐起,滿天都是黑白相間的蓮瓣。隨后,這些蓮瓣如同是殺伐大劍般錚錚而鳴,速度快到極限,眨眼間突破空間的距離出現在灰袍中年體外,一道道的飛入灰袍中年的眉心。

    “!”

    灰袍中年慘叫,如遭雷擊,砰的一聲橫飛出去。

    “!”

    灰袍中年雙眼中滿是血絲,但卻強忍著痛苦,伸出僅余下的一只手,朝著那將要被撐起的虛空門戶抓去。然而也是這個時候,密集的永恒殺光沖來,直接將他的大手斬成血霧,同時也將他所祭出的時空傳送陣臺給斬的四分五裂。

    “不!我回去的路!”

    灰袍中年怒吼,又驚又恐。他從九重天上來,哪怕為荒古神殿的一位大人物的后人,但卻也只有兩宗這樣的空間傳送臺,其一在降臨第一天域的時候耗掉了,這最后一座是他準備返回九重天時所用,可是現在,卻是被林天給斬碎掉了。他如今才通仙境界啊,根本不可能靠己身的力量達到第九重天,最多達到第四重天。

    “還想回去?”冷音響起,林天一步跨了過來:“你的結局,是死在這里!”

    灰袍中年一顫,盯著林天揚起的準仙劍,眼中頓時露出恐懼的表情:“不……你不能殺我!我是荒古神殿里的一位王的后人,殺了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盯著林天,他不住的哆嗦:“放,放過我,別殺我!之后,我給你天大的好處!”

    林天不屑,眼中滿是諷刺:“當我白癡嗎?不殺你,等你以后找人來殺我?”

    “不,不會的,我……”

    “噗!”

    林天手中的劍揮下,直接將灰袍中年的頭顱斬了下來。

    ps:唔,龍一個好朋友在微信上賣鞋,鞋子挺漂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微信號:xxxjjjqqqqccccc
十方神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极速赛车及分析app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中特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有法律规定吗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好彩1复式6个 湖北11选五一定牛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遗漏查询 排列五玩法及中奖规则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快3公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