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十方神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烏羅神師

十方神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十方神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四百八十一章 烏羅神師

    林天微愣,烏羅國有非常強大的控陣師相助?

    “非常強大?”

    他重復這四個字。

    控陣師掌有諸多手段,對帝國間的征戰戰局有很大的決定性作用,所以控陣師的地位一般都是相當的高。不過對于朱義刻意提及這一點,他有些疑惑,因為這么看來,烏羅國的控陣師很不一般,否則不會讓作為北炎帝王的朱義刻意強調。

    “很強大很詭異,我們這邊邀請了五階級的控陣師,但卻什么也做不了!

    朱義臉色微有難看。

    林天凝眉,相對于普通帝國而言,五階級別的控陣師已經算是非常強大了,可是面對烏羅國那邊,卻是什么也做不了?難道有六階控陣師在相助烏羅國?

    “具體講講!

    他說道。

    從皇城到邊境,駕馭汗血寶馬也得耗費三日左右,他覺得清楚點戰事比較好。

    “林大人,由屬下來講吧!睘槿祟I路的武將開口,對于邊境的事遠比朱義熟悉,說道:“您知道,通常而言,普通兵士戰斗一段時間后,都會有體力上的消耗,會感覺疲憊,但是這一次,烏羅國的兵士卻是有些古怪,好像永遠不知疲憊似的,兇猛的如同野獸,每個人的眼神都很可怕,仿佛是偏離了人類!

    說著,這武將的表情顯得有些驚悚,道:“而且,而且……烏羅國的兵士死在戰場上后,竟……竟然能再站起來!他們明明已經沒了呼吸,可卻還能動,而且無懼刀劍,簡直比生前還可怕,縱然斬下其頭顱,對方依舊還能行動,能殺人!

    林天皺眉:“還有嗎?”

    武將點頭,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畫面,道:“戰場有時候會飄血風,天穹變黑,血風中偶然可以看到一道道人影,那些人……那些人影,好像,好像都是失守的十三座城池內的百姓,有人看到他們在血風中掙扎,像是地獄怨鬼一樣!

    “死去人的人影,靈魂?”

    林天眼中閃過一縷幽光,如果這一切是控陣師所為,對方的水準怕是非常高。

    只是,控陣水準達到了這等程度的控陣師,怎么會干涉普通帝國間的戰爭?

    “林天,怎么了?”

    紀雨問道。

    “沒什么!

    林天搖頭。

    他又安慰紀雨,讓紀雨不用擔心紀遠山,隨后也不再問什么,馬匹速度更快。

    很快,三日過去。

    “殺!”

    “干死他們!”

    “沖!”

    前方,有殺喊聲傳來。

    時隔三日,一行人終于來到了邊境位置,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遼闊的平原呆呆,有兩撥人在交鋒,其中一撥為北炎國的兵士,另一撥則是烏羅國的兵士,兩者間刀兵碰撞,不斷有尸體倒下,血水不停飄在空氣中,隨后染紅一寸寸地表。

    這等畫面很殘酷,對一般人而言有著極大的視覺沖擊性,但是這里的四人都非普通人,紀雨生在將軍府,朱義為皇子,武將經歷過戰場,對這等畫面都不會陌生,所以并沒有什么詫異,而林天更是不用說,這等戰場對他而言,不值一提。

    “殺!”

    一道熟悉的喝音響起。

    林天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見著一個青年沖殺了出去。這青年看上去和他同齡,實力卻是不俗,已經有神脈六重境,在這個年齡階段,算得上是非常不錯了。

    林天一笑,認出了這人。

    “是辛承運?”

    朱義道,因為隔著太遠,他看的不是很清楚。

    “是他!

    林天道。

    他修為強大,目力很好,縱然隔著很遠,也能看的很清楚。

    朱義點頭,說道:“我們快過去,戰場很危險,可不能讓他出事!痹诒毖谆食菚r,他和辛承運早就認識,后來因為林天的關系,這一年里,兩人的關系無疑更好,此刻見著辛承運親自沖入戰場去,朱義自然是有些擔心,怕辛承運有損。

    “不急,先看一看!

    林天道。

    他站在這個地方,已經可以掌控全局,想看一看辛承運如今的戰力有多強,當然,更想看一看烏羅國的兵士是否確實如之前那武將所說的那般詭異和古怪。

    “殺!”

    “殺!”

    “殺!”

    戰場上,喊殺聲不斷,振聾發聵。

    林天遠遠的望著辛承運,發現對方確實戰力不錯,在神脈六重境這個層次里,應該少有人能是對手,因為所施展的都是識海級的武技。他移動目光望向四周,不久后便是稍稍瞇著雙眼,發現之前那武將所說的話確實不假,烏羅國的兵士們的狀態非常古怪,不僅充滿戾氣,且,行動能力已經遠遠超出了自身的極限,那種感覺,就像是對方一直在刻意燃燒己身的潛能,在透支未來的生命而戰。

    “噗!”

    “噗!”

    “噗!”

    鮮紅的血水不斷濺射,戰場上的狀況很糟糕,北炎國的兵士幾乎是節節敗退。

    這個過程中,北炎國有不少兵士死去,而當然,烏羅國也是兵士倒地,可隨后,那些原本死掉的烏羅國兵士搖搖晃晃的竟然又站了起來,如同是提線木偶般揮動手中的刀劍殺向北炎國兵士,詭異場景令的北炎國一眾兵士悚然,陣腳幾乎都是大亂,而如此一來,北炎國這一邊的戰斗形勢便是變得更加的糟糕。

    “咚!”

    突然,北炎國陣營內,有鼓音響起。

    陣營中的一座高臺上,一個老者在擊鼓,一擊高過一擊。

    這等鼓音響起,北炎國兵士的氣勢頓時高漲了許多,個個大吼,悍勇殺敵。

    “是爺爺!”

    紀雨露出喜色。

    林天自然也是看到了,擊鼓的人,赫然正是紀遠山。而不得不說,紀遠山在軍中的威信確實很驚人,他站在高臺上,不用說什么,只是簡單擊鼓就能讓兵士們的戰氣提升數倍,使原本有些驚悚的兵士重新露出戰斗意志,這很令人震撼。

    “殺!”

    “殺!”

    “殺!”

    北炎國一眾兵士大吼,盡管不斷有人倒下,卻是沒有一個人再有畏懼心理。

    一切,都是因為紀遠山的鼓音。

    望著前方戰場,林天稍稍動容,將軍無畏,手下的兵士也不懼,他們為了守護家園而戰,為了護佑普通百姓而戰,明知道沖上前可能會死,卻還是悍不畏死的往前沖,這等情懷說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卻不一定簡單,他微微受了些觸動。

    “林天,辛承運有危險!”

    朱義叫道。

    辛承運有些強大,不過也因此引起了烏羅國眾將士的注意,有幾個強者圍殺而上,使得辛承運險死還生,且,最為主要的是,有死掉的烏羅國兵士重新站起來,刀劍無懼,難以被殺傷,令辛承運很快陷入了困境,被逼的狼狽不堪。

    “我在看著!绷痔煲恢倍⒅鴳饒,自然在注視著辛承運,不用朱義開口他也知道。望著前方,他對紀雨道:“你和他們繞路去陣營見老將軍,我去戰場中!

    “嗯,好!奔o雨點頭,輕聲道:“你小心!

    林天點點頭,腳步一晃,剎那間消失在原地。

    如此速度,仿佛是在瞬間移動一般,令的朱義和身邊的武將頓時瞪大雙眼,這簡直太快了,他們甚至連林天是怎么移動的都沒有看到,而不僅是他們,就連識海九重天的紀雨都詫異,強大如她,方才也不曾看到林天是怎么移動的。

    “這家伙!

    紀雨低語。

    “紀小姐,我們先去老將軍那邊?”

    朱義問道。

    “好!

    紀雨點頭。

    那武將在前領路,三人快步朝著北炎陣營走去。

    ……

    “鐺!”

    “鐺!”

    “鐺!”

    戰場中,刀劍不斷碰撞,喊殺聲不斷響起,交織在半空,場中掀起片片塵沙。

    辛承運此時形勢不好,被烏羅國三個神脈六重天的將領合圍殺,非常狼狽。

    “你很強,卻是可惜了,因為馬上會死。而你死后,你北炎國,很快也會亡!”

    “以為有紀遠山那老東西上戰場,就能挽回戰局?做夢!這之后,不僅是你們北炎國,周邊的帝國,不,這方世界的所有帝國,都將被我烏羅國所吞噬!

    “不久后,這片世界,一切都將為我烏羅國所有!”

    烏羅國三個將領正值中年,眼神很是殘忍,帶著森笑,出手的招式非常陰毒。

    “吞噬所有帝國?你們還真敢吹!”

    辛承運冷笑著咒罵,臉色卻是很難看。他一邊與這三人一戰,一邊還要顧及不斷靠攏過來的那些“死而復生”的烏羅國士兵,實在是被逼的夠嗆,疲于應對。

    聽著辛承運的話,烏羅國三個將領皆是冷哼。

    “你不會明白,我國有神師降臨,未來的歲月注定會無敵,一統這片世界!

    其中一人冷漠道。

    “我也不明白,可否告訴我,你國降臨的神師是什么人?”

    一道聲音響起,辛承運身邊突然多出一道身影,使得烏羅國三個強大將領斬出的刀劍全部止在了空中,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了它們。且,在這同一時間,原本沖殺在四周的那些“死而復生”的烏羅國兵士全部橫飛,個個炸碎開來。

    “什么人?!”

    烏羅國三個將領個個變色。

    辛承運也是一驚,不過很快便是露出無比激動的表情:“姐夫?”
十方神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漫威是谁创立的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遗漏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最新棋牌评测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上海时时乐中奖号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 南昌期货配资 云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