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人間最得意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問白茶(二)

人間最得意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人間最得意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三百三十九章 問白茶(二)

    大船上有個人。

    是一個很不普通的人。

    那個人有一頭如雪白發,但偏偏卻穿了一襲紅袍。

    顯得十分怪異。

    白發男人走下大船,沿著江岸一直走,自然便能走到草鞋市。

    沿著草鞋市的街道一直走,便能走到盡頭,在盡頭,便能看到那座木樓。

    白發男人抬頭看了一眼牌匾上的氣寧兩個字。

    走進木樓,登上二樓,有個身材曼妙的女子正喝著茶。

    白發男人看了他一眼,說道:“白茶!

    白茶抬起頭,眼里有些復雜,但隨即臉上露出笑意,“才在北海鬧出這么大的事情來,轉眼便來了妖土,你這位魔教教主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世間能有一頭白發,同時喜歡穿著一襲紅袍的人便只能是林紅燭。

    這位登樓境的大修士。

    林紅燭神情平淡,看了白茶一眼,這位境界足以和觀主梁亦和學宮掌教蘇夜相提并論的男人,行走世間,只要是圣人不曾出手,便說不上要退讓。

    甚至于在北海之事以后,山河里的修士私下草擬出一份榜單,對于山河里的登樓境修士有一個排名,觀主梁亦自然是眾望所歸的頭名,那位學宮掌教緊隨其后,除去這兩人之外,劍山老祖宗許寂和林紅燭都榜上有名,林紅燭排在第五,前面除去梁亦和蘇夜兩人之外,另外兩人都是已經成名多年的大修士,只是現如今早已經不在山河里走動。

    許寂雖然上榜,但實際上名次極為靠后,山河里的修士一向不把劍士放在眼里,能夠將其排上來,也要得益于之前和觀主梁亦的交手。

    這些排名并非是沉斜山學宮這樣極有分量的地方出具的,顯得并未太多說服力,但怎么說,魔教教主到底如何之強,在山河修士們的心里,已經有了一個概括。

    “林教主來妖土找我,所問定然不簡單,只是林教主應當是知道我白茶的規矩的!

    林紅燭拿出一樣事物。

    是一條通體碧綠的小蛇,看起來頗有靈性。

    只是被林紅燭放到桌上之后,小蛇并不敢四處張望,只是有些怯生生的趴在桌上,老實得很。

    林紅燭平靜道:“青蛇膽!

    白茶看著林紅燭,眼中顯得有些驚訝,站起身來女兒之身卻緩緩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雖說是說不上豐神俊朗,但好歹是恢復了男兒身。

    “當真是綠蛇膽?”

    白茶有些不可置信。

    林紅燭沒有多說,只是看著白茶。

    白茶忍住驚駭,伸出手臂用手刀割破了手指,逼出一顆血珠。

    血珠從半空中滴落,那條小蛇急忙抬起頭小蛇頭,張開嘴接住那顆血珠。

    咽下血珠之后,小蛇搖頭晃腦。

    然后吐了吐蛇信,顯得十分滿足。

    白茶收回手,正色道:“是青蛇膽無疑!

    “我有一個問題!

    林紅燭看著白茶,笑著說道:“幫我找一個人,這綠蛇膽便是你的!

    之前青槐問及一件涉及青天君的事情,便花費了兩顆春秋境妖修的妖丹,林紅燭還未張口便直接拿出了一塊綠蛇膽,要知道這青蛇膽其實并不是活物,而是一件煉器材料,卻又不同于一般的煉器材料。

    尋常大夫與人配藥,便需要藥引子,這修士煉器,便也需要一種作為根基的材料,低階法器倒是用不上,可若是想要練出品階不低的法器,便離不了這青蛇膽。

    一般修士煉器,能有青蛇膽嘴里所化的一縷精氣便足以。

    要是將整條青蛇膽整個加入其中,便是大手筆了。

    只怕也就只有那些坐在云端的圣人才敢如此行事。

    既然知道青蛇膽的貴重,還能拿出一整個青蛇膽出來,白茶再怎么傻都知道林紅燭要問的事情不簡單。

    他沉默片刻,沒有急著搭話。

    身在妖土,他知道的不少,但絕不是外人傳言的事事皆知,有許多辛秘,早已經存在了數千年,他這么個不過才活了幾百年的修士,哪能知曉?

    林紅燭知道他的顧慮,于是便說道:“滄海之下!

    不涉及滄海,便要少了很多難度。

    白茶臉色好了一些,但還是沒有說話。

    林紅燭嘆了口氣,“與我相當罷了!

    白茶這才點頭,平靜道:“請說!

    ……

    ……

    時間在指尖溜走,在眼前流逝。

    他說了他要找的那個人,白茶翻了許多卷宗,一直在查東西。

    他不是神人,有許多東西記不起,所以很多東西都需要記下來。

    他也不是一個人,一個人是無法知道這么多東西的。

    他有很多下屬,遍布妖土,為他探聽各種消息。

    “三十年前的八月十五,有人在桑江下游的一處集市帶走了一本《天衍》用了一顆青絲境的妖丹!

    說著這句話,白茶在看著林紅燭。

    林紅燭點點頭,想著那人早便說著要尋到這本書。

    只是一顆青絲境妖丹便能得到他的心頭好,不管怎么看都太便宜。

    見到林紅燭點頭,白茶有些滿意,然后翻動一些,繼續說道:“有一位朝暮境的妖修死于次年三月,妖丹未動,那位妖修在死之前,曾當著某兩個妖修生食其子!

    這畢竟是妖土,飲毛茹血的事情雖然少,但也不是沒有。

    林紅燭面無表情,殺妖修不取妖丹,雖然奇怪,但是不是那人所為,也只能是個猜測。

    白茶指著一處卷宗說道:“三月初六,那本《天衍》被遺棄在一處桃林,第三頁被人撕去了!

    林紅燭挑起眉頭,臉上有些笑意。

    ……

    ……

    最后合上卷宗,白茶遞給林紅燭一張紙條。

    林紅燭接過之后,不言不語。

    “不見得一定在那里!

    林紅燭點點頭,沒有說話。

    ……

    ……

    天色漸晚,青槐站在江岸邊,看著遠處。

    陳嵊站在不遠處摸著下巴,摸著那些胡茬。

    想著自己是什么時候開始便開始不喜歡刮胡子的?

    青槐想了想,然后轉身,又重新回到集市盡頭的木樓前。

    又一次走了進去。

    她還有一個問題。

    ——

    暮色中,李扶搖一行人臨近一座小鎮。

    
人間最得意》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