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輪回一劍 > 第一卷 天武大陸風云起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最后的死戰

輪回一劍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輪回一劍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一卷 天武大陸風云起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最后的死戰

    楊凡先是飛到天機身邊將他和鐵虎一同扔下了擂臺,隨后身形一閃來到了喬依依身前和十四并肩而站!

    “下去吧!睏罘部粗穷w越來越可怕的黑色火球有些無奈的說到。

    十四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雖然他可以攔下那顆火球,但是他并不想承受攔下火球之后要面對的代價!

    喬依依向前一步,伸出雙手搭在了兩人的肩膀上,剛想開口說話身體卻是突然一震,眼中閃過一抹光芒。

    她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因為她看到了自己手腕上那個紫色的手鐲!

    就在嘯月準備將那顆恐怖的黑色火球噴向幾人的時候,喬依依將帶著手鐲的右手從兩人中間穿過,伸到了他們身前,解除了上面的封印,手鐲上并沒有什么強大的力量涌出,不過是閃過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就是那道光芒讓天空中瘋狂到已經喪失理智的嘯月突然清醒了過來,猛地一口吞下了自己將要吐出的那顆黑球!

    只聽“轟”的一聲悶響,嘯月的肚子猶如差點吹爆的皮球再次鼓起險些爆炸,它撲通一聲跌落到地上不停的抽搐著,不光是口中、鼻中還是眼中,就連全身的毛孔都在涌出一股股黑色的血液,可想而知吃掉那顆火球對它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差點就讓它身死道消!

    即便是這樣它也不敢吐出那顆火球,因為它感受到了一股讓它靈魂都在顫栗的氣息,那是一種超越了一切來自本能的反應!

    它知道那股氣息代表了什么,那是它就算死也不敢直視一眼的王!

    那是一種超出一切的恐懼,一種高于一切的壓制!

    喬依依舉著手臂,慢慢走到了那只已經被嚇到大小便失禁的嘯月面前,這和它剛剛仿佛要毀滅世間的氣勢產生了巨大反差,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此刻的嘯月已經縮成了一個一米多長的小狐貍,全身上下都是血,一直顫抖著不敢抬頭,口中時不時傳出幾聲極為微弱的聲音,生命力正在飛快的流失!

    喬依依看著它的樣子心中生出了一份憐惜并沒有再傷害它,而是彎腰把它抱了起來將自己體內的天地之氣灌入到嘯月身體中,隨后又將它拎著放到了臺下。

    龍炎快步跑了過來,對著喬依依拱了拱手說了聲“謝謝”,然后將自己身體中剛剛恢復不多的天地之氣全部灌入到了嘯月身體中,而喬依依再次封印了自己的手鐲走到了楊凡身邊。

    “沒有想到,它還有這樣的用處!眴桃酪捞鹗直,迎著天光看著這件定情信物笑得非常開心。

    楊凡終于松了一口氣,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那是什么?”依秋寒說著看向北斗。

    “不是我給她的,上面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妖獸氣息,有些像八岐山的那位!”北斗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驚容,畢竟就連他也無法戰勝那位生來便是王者的恐怖存在。

    “依依為什么會和妖族扯上這么深的關系,他們不是和那八山也成了朋友嗎?難道是去落日森林那次、、、”依秋寒越想越擔心。

    “那件東西很可能是八岐山那位送給依依的,能夠得到他的認可,這對人族來說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在這人魔大戰即將爆發之際,這份關系必須要維護好了,比賽結束后你與依依說說!北倍返难壑虚W過一抹光芒,那是一種別人體會不到的責任。

    “好了,剩下的戰斗就交給你倆了!笔恼f了一句,拉著喬依依的胳膊直接飛下了擂臺。

    “你、、你干什么?我還要和楊凡并肩作戰呢!”喬依依沖著十四大聲喊道。

    十四只是笑了笑并沒有搭理她,而是找了一處人少的地方坐了下來,將下巴搭在撐起的右手上準備好好看戲。

    混亂漸漸平息,各種驚訝、不解、議論都隨著兩人再次劍指對方而平靜了下來。

    現在擂臺上只剩下了楊凡與韓修兩人,這場比賽的勝負也落在了他們兩人身上。

    雖然韓修的境界更高一些,但是看過楊凡斬出的兩次空間裂縫后,人們已經將兩人視為了同一水平的對手,現在誰也猜不出最后的贏家會是誰,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楊凡的那種攻擊只能再發出一次。

    往生劍最后的一次解封,楊凡不敢隨隨便便的使用,因為他很忌憚韓修的那招‘鬼牙’,他想將最后一劍留給那可怕的一招!

    劍鳴如鬼泣,虛空已經變成了紅色,殺戮隱在其中觀而不見。

    楊凡全力打開自己的感知力卻是發現猶如置身迷霧之中,根本看不清身前的事物。

    漫天的血色就像是濃稠的泥漿,楊凡的感知力就像一艘被困在其中的小船根本就難以前行。

    既然物有形,那便可以斬!

    往生輕鳴,重鳴,連成一片猶如大道梵音!

    一劍刺出,劍影占滿了天地,劍身劇震,震散了遮蓋天地的血色,往生震動產生的劍鳴聲越過韓修的耳朵,直接刺入了他的神魂之中讓他出現了片刻的失神。

    高手過招,哪怕是剎那間的失神也會瞬間扭轉整個戰局。

    漫天的劍影歸于一劍,一眼望去竟然看不清劍身的模樣,那是高頻震動產生的視覺扭曲!

    這一劍是楊凡看了古醉易那招‘鳳鳴’之后自創的劍招。

    “一劍·梵音!”

    “鏘!”

    即便是如此出其不意的一劍也沒能傷到韓修分毫,殺戮及時改變了前行的方向擋在了往生劍之前,韓修不過是被劇震的往生劍震到了一旁,又再次化作劍光迅速的折回插到了楊凡身前。

    巨大的劍翼在楊凡身后舒展開來,跟隨著往生劍向前聚攏與殺戮在空中相遇。

    “鏘”的一聲巨響,劍翼崩散飛射向了四面八方,釘進了虛空之中久久不散!

    往生劍上流出一抹黑光將殺戮淹沒在了虛空之中,劍光再進直指韓修的頭顱!

    韓修怒呵一聲,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意凝聚成了一柄血劍“轟”的一聲撞到了往生劍之上,兩人再次退出百米相對而站。

    兩人沒有過多的交流,一次眼神的碰撞之后楊凡再次出手。

    他一步跨出進入了葉隨風的御風之境,身形在天地間飄蕩,不管韓修斬出的劍氣多么凌厲、多么霸道,劍氣產生的氣流總會將他推向一旁斬而不得。

    隨后的楊凡竟然進入了一種更深層次的無我之境,御風的狀態也再次得到了升華。

    到了最后不要說動作產生的氣流了,甚至就連呼吸、甚至是眼神和意念的落下,都會讓在無我之境的楊凡提前躲避。

    他仿佛可以預知韓修視線或是感知力落下的那個點,竟然完全避開了那些玄妙至極的感知點。

    如此玄妙的身法帶來的效果,便是讓楊凡完全消失在了韓修的世界中!

    一道道劍光在韓修身邊閃過,總會快出韓修的殺戮幾分,只是瞬間韓修的身上便已經多出了幾十道劍痕,鮮血染紅了他的青衫!

    當臺下開始歡呼叫好的時候,韓修竟然放下了雙臂閉上了眼睛,以一種最放松的姿態站在虛空中。

    他也進入了無我之境!

    不去看,不去想,不去感,只是將身體的力量調整到巔峰。

    又有劍光在他身前出現,猶如黑河一般流向他的胸膛。

    突然“鏘”的一聲巨響,一道紅光快如閃電的自下方飛來,刺透了那條黑河擋下了那道劍光,隨后又如雷霆般激射而出刺向了黑河盡頭的楊凡。

    韓修竟然關閉了一切楊凡可以察覺預知的感官,而是讓自己的身體機能時刻保持著最強的狀態,然后以靜制動,當劍光出現的那一刻再靠著自己近乎變態的反應力出劍抵擋,而且還可以做到順勢進攻!

    楊凡身形再閃,化作了幾十道身影將韓修圍在了其中,往生劍同時舉起,一道道恐怖的力量從劍中噴涌而出,融入了‘勢’的力量之后化作了一道道漆黑的劍光,下一刻幾十道劍光一同落下,切碎了大片的虛空對著中央的韓修籠罩而去!

    楊凡竟然用‘一劍·浮生’的起手,斬出了一式‘一劍·寂滅’!

    他已經完美的將兩式可怕的殺招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再次加入了空間之魄的力量讓人避無可避!

    那幾十道將韓修圍在中央的身影,和他們手中的長劍已經將那一處虛空從天地間截取了出來,就像一處空間囚籠一般,將韓修困在了其中無法逃出!

    而那些凌空砍落的劍光,蘊含了楊凡所有的力量,融入了他的‘勢’,他的空間之力,將那處被截取出來的空間斬的粉碎!

    這是非?植赖囊皇綒⒄,也是非常玄妙的一種境界,仿佛是將對手拘到了一面鏡子之中,然后再將那面鏡子狠狠的砸碎!

    鏡子便是一個世界,逃不出,也躲不掉,鏡子的碎裂便是天地的碎裂,不管你有多強只要還在鏡子之中,就只能隨著那面鏡子崩碎!

    即便是身處如此險境,韓修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越是戰到生死之境,就越能激發他身體中的潛力,三魄之力再次爆發混合著恐怖的殺意包裹在了韓修的身體表面,韓修一步跨出迎著漫天的劍氣化作了一道劍光,他竟然就像那時一樣浮在了虛空之上!

    那是一種非常玄妙的境界,甚至讓人看一眼都會因為空間的錯位感而氣血翻涌神魂劇震,其實就算韓修也不了解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是一種多么可怕的境界!

    不過是在這生死存亡之時,他再次回憶起了那個時候,那一瞬間的感受,竟然再一次用處了這可怕的技法,再一次進入了這可怕的境界!

    那仿佛是另外一種空間之力,又仿佛是空間之力的一種克星!

    韓修沖出了如樊籠般的劍網,浮到了那面鏡子之上,回身隨手斬出了一劍,殺戮上飄出一道極為‘樸實’的劍光,它仿佛不摻雜任何屬性的力量,就是一道純粹的劍光,但是這道劍光卻讓楊凡心中一驚,生出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他對著劍光揮出了強大的一劍,一道道空間裂縫在那道劍光前出現,猶如一只盛開在虛空中的黑色蓮花,擋在了那道劍光之前。

    但是奇怪的一幕再次發生了,那道劍光又一次浮出了天地,在黑蓮上劃過“轟”的一聲刺到了楊凡抬起的往生劍之上,竟然將他硬生生轟到了幾千米深的地下!

    剛剛那一劍是韓修在那種奇妙的狀態中隨手斬出的,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會有這么恐怖的力量,他也無法再次斬出第二劍,除非他能再一次進入那種玄妙的狀態!

    “這、、、這是什么境界?!”就連他的義父長風無名都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因為韓修誤打誤撞進入的那種狀態就連長風無名都做不到!

    “要論劍道天賦,他才是天元大陸第一人!”這話是韓說的,北斗只是看著擂臺并沒有表達任何看法。

    “厲害!”

    古醉易很少用這兩個字去評價一個人,所以落雪聽到古醉易的話后,竟然覺得比韓的評價更高,她再次將視線落在了韓修的身上,想著自己的哪一招可以擋下那一劍。

    “如果面對此時的韓修,你有幾分獲勝的把握?”落雪看向了身旁的古醉易。

    “如果他能一直保持那種境界,五五開!”雖然古醉易經常說一些人們以為的大話,但只有和他認識時間最短的落雪才相信他只說實話。

    轟的一聲巨響,楊凡從地面中飛出滿身都是血顯得有些狼狽,他也沒有想到韓修竟然可以進入那種狀態,這種在戰斗中一次又次提升的狀態真是太可怕了!

    面對這么強大的對手,就算是空間之力也會受到壓制,本來楊凡可以將劍氣斬入虛空中,然后瞬間落在對手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這本是一種非?膳碌墓舴绞,就像咫尺天涯那樣可以做到讓攻擊無視距離。

    但是遇上韓修這種不但有著近乎變態的反應能力,還有能跟的上那種反應能力的身體機能的對手,這種能力就顯得不是那么強大了,因為韓修完全可以在劍光從虛空中出現的那一瞬間做出反應。

    而另一方面就是空間之魄的強大攻擊力,但是現在遇上韓修這位半步融魄境的對手,再加上他的三魄之力和那可怕的殺意,已經完全可以彌補屬性上的差距了,楊凡這一場仗并不好打!

    
輪回一劍》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