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 第38章 韓紅要來學校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38章 韓紅要來學校

    下午和自己妹妹一起去上課的時候,余陽感覺自己是只動物園的猴子.

    因為幾乎所有學生都在側目看著他,驚訝羨慕和不悅的眼神都有,包括一些路過老師也都會看看他.

    “哥,你現在是真的火了啊.”

    余小萌看著周圍的目光感嘆道,但余陽卻并不開心,他反而覺得發愁.

    本來平日里自己一個人走著走著還能蹦跶一下,或者一個人傻笑,反正沒人注意.

    可現在自己簡直像是被包圍起來了一般,隨時被人監視著.

    余陽和自己妹妹走進了文一的教室,他是去搬凳子的,放學的時候把凳子放在了妹妹的教室里.

    他為了不引人矚目還特意走的后門,可走進教室后,一雙雙目光又鎖定了他,眼神里有些激動.

    “余陽同學,你~你好.”

    一名乖巧學生模樣的女孩兒走到余陽身邊,有些不好意思的跟余陽打著招呼,余陽也笑了笑跟她說了聲你好.

    還沒等對方繼續說,他便搬起凳子說要上課了,然后走出了教室.

    走在樓道的他心中不禁暗自后悔,早知道問清楚系統這嗓音的效果再兌換,或者兌換個一般的嗓音,只要聽的過去就行.

    現在搞成這樣,自己的生活都被影響了.

    進了教室之后,自己班上的同學也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停,李兵這家伙也在旁邊添油加醋.

    說什么余陽這小子要紅了,飛黃騰達了之類的話,不過都是開玩笑.

    余陽白了這家伙一眼,他跟同學們沒法太過火,但李兵這家伙可是他的好哥們兒,那自然不用憋著,于是說道:

    “你小子再逼逼,信不信哥叫粉絲來罵死你!”

    當然這一句話是充滿了逗趣和調侃意味的,他哪可能真的和對方動怒.

    不過這句話正好被從教室外走進來的班主任聽見,她的眉頭一皺,然后咳嗽了一聲.

    大家見班主任進來了,于是都回自己座位坐好,不再繼續交談.

    “余陽同學今天表現的很不錯,這一點大家有目共睹,但我希望不要因此太過驕傲,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聽到她前面的話,班上同學本來也都挺開心的,但卻沒想到后面班主任就開始動怒了.

    大家面面相覷,互相看著彼此,不明白這是為什么.

    余陽臉色也沉了下來,他并沒想到是因為自己剛剛和李兵打趣的那句話,他覺得班主任這是在諷刺自己.

    “老師,我好像并沒有驕傲吧?”

    余陽的語氣也并不是很好,不過班主任沒有理會,她只相信自己剛剛進教室看到和聽到的.

    這一下午的課余陽都沒什么心思,為了避免同學們不停來問,他下課都是裝睡趴在桌上的.

    在倒數第二節課的課間時,裝睡的他聽到了班上一位同學的尖叫聲,皺了皺眉仍然沒有睜開眼睛.

    “天吶!韓紅說要來我們學?从嚓!”

    她這話一出口后,余陽頓時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不過大家都沒去管坐起來的他,而是圍到那名拿出手機尖叫的女同學身邊.

    “你聽誰說的?可靠嗎?”

    圍攏過去的同學們臉上都是疑惑之色,拿著手機的女同學將手機屏幕遞給周圍的同學們看,并說道:

    “你看韓紅回復這個ID名叫“帥的想跳樓”用戶的內容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她說完這話,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她的手機屏幕上,韓紅回復的內容是“我明天沒有通告,會去你們學?纯.”

    大家臉上都是驚喜之色,學校居然要來明星了,然后都齊刷刷的回頭看著余陽,因為韓紅肯定是來看他的.

    余陽其實也很開心,韓紅雖然不是他們這個年代的流行,但他也是聽過幾首歌的.

    而且那個“帥的想跳樓”的昵稱就是他在微博上注冊的.

    “陽哥,幫我要個簽名吧!我回家給我媽,我媽是韓紅的鐵粉.”

    一名男同學先撲了過來,抓著余陽的手臂說道,余陽還沒說話,其他的同學也撲了上來......

    放學后.

    余小萌看著在教室門口等著自己的大哥,滿臉都是好笑,因為大哥的頭發亂糟糟的,簡直像個炸了毛的公雞.

    當然她并不知道這是因為余陽在班上被同學們圍著所造成的~

    回到家后,不出意外的余陽又給自己父親唱了一遍《青藏高原》.

    對于父親他就不敢只唱幾句了,聽到父親說要聽,忙認真的唱完了一整首.

    他唱完后,男人倒也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而余陽就已經很滿意了.

    讓這個嚴厲且嚴肅的父親點頭表示認可,真的是件不容易的事,所以父親的點頭對于他來說,比韓紅的夸獎還要高興.

    晚上睡覺前,劉小悅又發來了消息,不過余陽只是簡單的回復給敷衍了過去.

    他沒心情和劉小悅聊天,或者應該說他沒心情和任何人聊天.

    明天韓紅來學?醋约,當然是值得高興和光榮的事,可是明天要是韓紅讓自己當她面唱幾句怎么辦......

    自己的喜悅值根本不夠再兌換一日了,不知道系統能不能賒賬,于是在腦中問道:

    “系統,你那兌換一日歌喉的獎勵,消耗的喜悅值能不能先欠著?”

    一向都是他問出口就回答的系統,這次居然沉默了好幾秒,估計是無言以對不知道怎么回答余陽這個二貨.

    “回答宿主,不能.”

    聽到不能兩個字,余陽臉上就恢復了愁色,還以為系統會答應的.

    他在心中做下了個決定,不管韓紅怎么讓自己唱,都堅決不出聲.

    這樣就算被大家認為是裝B,那也總比自己在攝像機下唱出自己本聲的好~

    ......

    第二日他到學校后,發現校門口已經拉上了橫幅,橫幅上的內容是“歡迎韓紅老師光臨我校.”

    余陽倒沒在意這些,他在意的是為什么李兵這家伙手上貼了五六張創可貼,于是開口問道:

    “你小子這是被狗咬了?”

    他隨意的問出口,可李兵卻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道:“臥槽!你怎么知道?”

    ......余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自己居然真的猜對了,而這時李兵正滿臉愁苦的回想著昨晚自習后的場景說道:

    “昨晚自習回家,我想饒近路,于是就穿過一條巷子,可卻看到巷子里有只兔子蹲在墻角,我就忍不住去摸了摸它.

    我到現在都特么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樣的人會給那么兇惡的流浪狗戴上兔耳朵。!”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 福彩快3玩法中奖规则 天津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2008上证指数最高 腾讯分分彩组选计划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 安装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收益好的十大货币基金 上海快三规则介绍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