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青春 >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 第7章 喜悅值增加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7章 喜悅值增加

    打開群消息,往上翻了二十多條后才看到艾特自己的人,這人是他班上的哥們兒也是他的同桌,兩人關系還是可以的。

    李兵:“@馬圣鴻,余陽你還活著吧?我媽剛剛說在新聞上看到你了.”

    這人之所以@的人是馬圣鴻,是因為漢康一中的校長名字叫馬圣鴻,無聊的余陽把自己群昵稱改成了校長的名字~

    李兵的這條消息發完后,下面接著就有班上的其他同學回復說自己也看到了那條新聞,還有人貼出了新聞截圖,并且打趣說余陽火了,所以在群里不說話了.

    看著大家的聊天內容,余陽嘴角抽了抽,因為群里截的圖是他那張被偷拍的照片~

    “對!爸爸就是火了,剛剛還有記者聯系要采訪我呢.”

    余陽瞎回復著大家的打趣,他之前沒來得及回復只是因為要補作業,不能分心去看消息而已。

    “來自黃鑫的怒氣值+10”

    這個提示音在腦中響起時,余陽都給愣了一下,旋即臉上露出些許的冷笑。

    這個黃鑫可以說是他在班上唯一不對眼的人,也是劉小悅的追求者之一,當初和自己競爭與劉小悅的辯論資格失敗后就懷恨在心。

    之后就經常在班上會針對自己,要不是這個黃鑫的父親是自己父親的上司,自己早就動手揍他了。

    可他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班上一句打趣的話都能讓對方產生怒氣,于是繼續在群里發消息道:“真害怕自己突然大火了呢,那樣說不定小悅就會愛上我,嘿嘿嘿嘿”

    他發完后,腦中的提示音果然緊接著就響了起來“來自黃鑫的怒氣值+30”

    余陽臉上笑容不斷,看來這個黃鑫能給自己提供不少的怒氣值啊~

    “余陽,你小子沒睡醒吧?還真想著靠這火?而且小悅愛上我也不會愛上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李兵看著群里余陽發的消息哈哈大笑著,余陽看著他發出來的哈哈哈突然意識到了一點,自己的喜悅值現在可比怒氣值低多了。

    怒氣值雖然也很好,但只能換物質獎勵,想換取非物質獎勵的話,還是得多賺點喜悅值啊~

    這么想著余陽腦中突然出現了個想法,他既然可以當劉小悅的舔狗,那為什么不能當班上所有人的舔狗?

    反正是只賺不虧的買賣,只要讓他們高興那就有喜悅值賺。

    余陽思來想去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為了逗劉小悅開心時,發了很多笑話給對方,于是打開劉小悅的聊天界面找之前發給對方的笑話。

    此時的他十分慶幸在劉小悅拉黑自己時,自己沒有刪除對方,不然這些聊天記錄就都沒了。

    在翻聊天記錄尋找時,余陽看到了自己以前給劉小悅發的消息,幾乎全是自己在說話,對方最多就幾個字幾個字的回復。

    看著這些余陽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以前給劉小悅發這些內容時,還沒發現自己居然如此的卑微~

    沒花多長時間他便翻到了其中一個笑話段子,于是復制下來,接著返回到班群道:“大佬們好,舔狗余陽前來覲見!今晚我是你們每個人的舔狗,希望您們都能開心!

    說完后,沒等大家回復,他便將這個段子的內容粘貼到輸入欄中。

    “有兩人在一起吃飯,桌上放著一碗芥末。其中一人認為芥末是甜的,舀了滿滿一勺放進嘴里,立即淚如泉涌,不過他緊閉嘴巴沒說一句話。朋友問怎么了?他說:“我想我爹了,他老人家20年前就去世了,可憐他老人家一輩子也沒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

    朋友聽到感動不已,立馬舀了滿滿一勺放進嘴里,頓時淚如雨下。第一位大笑問:“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也哭了?”朋友嘴里含著芥末恨恨的說:“我也想你爹了!”旁邊那人不解的問朋友:“你想我爹干什么?”朋友忍著辣滿眼淚水道:“我想你爹是怎么生了你這么個混賬東西!””

    粘貼完畢后余陽便點擊了發送,這個段子便出現在了班群里,過了一會兒腦中便接二連三的響起了提示音。

    “來自李明明的喜悅值+10”

    “來自張峰的喜悅值+10”

    “來自高丹的喜悅值+10”

    ………

    余陽的腦海里響了二十多遍提示音后才停止,這些聲音炸的他腦子都有些暈暈乎乎。

    “靠~沒想到一次賺這么多人的喜悅值也不是多么爽的事”

    揉著腦袋的余陽說道,他在腦海里檢查了一下自己現有的喜悅值和怒氣值點數。

    (喜悅值:310;怒氣值:90)

    他沒想到自己的喜悅值居然是怒氣值的好幾倍了,這方法要不是腦子有些受不了,他還真想再來一次。

    余陽回想起剛剛腦海中一連串的+10提示音,但其中還夾雜著一個+20的提示音,只可惜他剛剛沒記太清楚,所以實在回憶不起來究竟誰的笑點這么低。

    這么想著的他不知道在本市的一棟高檔小區內,黃鑫正看著余陽發的段子笑的前仰后合,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余陽把手機放在了一邊充電,沒去管班群里同學們哈哈哈的笑聲,他的腦袋還在嗡嗡作響,只想快些休息。

    ......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

    周杰倫的歌聲從余陽床頭柜上的手機里響起,余陽本想下意識的關掉自己設的鬧鐘,但想起來今天是周一,于是猛的坐了起來.

    他的頭發如同雞窩一般的亂,根根豎立像是長了一頭的避雷針,慌忙穿好衣服后便準備去洗漱,可余小萌卻已經把洗漱池給霸占了,正在里面貼面膜.

    看著自己妹妹在仔細敷面膜的模樣,余陽沒好氣道:“余小萌!大早上你敷啥面膜!讓開,你哥要洗頭.”

    余小萌聽到自己大哥的聲音,貼著面膜的她轉過頭有些氣憤的看向自己大哥,準備給他解釋女孩子要保養好皮膚,但在看到余陽豎起來的頭發時,她忍不住撲哧一笑,臉上的面膜頓時皺成了一團.

    “哈哈哈哈哈哈!哥,你這是什么頭啊,笑死我了.”

    她一邊按住自己的面膜一邊大笑,以免面膜掉在了地上.

    余陽則一臉無語的看著自己哈哈大笑的妹妹,然后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將其拎出了洗漱間,自己則開始洗臉刷牙洗頭.

    “哥,你給我開門!沒有鏡子我怎么敷嘛.”

    余小萌擰成門鎖,滿臉氣呼呼的表情很是可愛,但余陽才不管那么多,現在的他要把自己收拾干凈,畢竟學校里可是有不少女孩兒的.
誰說舔狗一無所有》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