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奇幻·玄幻 > 十方神王 > 第一百零三章 革職,鎮壓

十方神王

  • 字體
  • 風格
聽書 - 十方神王
00:00 / 00:00

+

-

自動播放×
溫馨提示:
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
確定
取消

第一百零三章 革職,鎮壓

    三人的話語一出,武府內外,大部分人臉色皆變。盡管這三人因為過于恐懼而沒有把話說的很清楚,但是,僅僅只是那只字片詞,就已經足夠這里所有人推測出事情的真相了,一切,都是陰謀!來自統帥周賀的陰謀!

    牧青和石東冷哼,臉色陰沉的盯著周賀。

    “周賀!這是真的?”

    段嚴怒道。

    周賀一顫,臉色變得無比蒼白,剛想要辯解,另一邊,數十精英兵士卻是全部如那三名普通兵士般求起饒來,不斷叩首。

    林天現在掌控著將軍副令,等若大將軍親臨,這些兵士哪里還敢繼續撒謊?有將軍副令在手,林天要查出這件事的真相,一點也不難,若是他們繼續撒謊下去,就將按忤逆皇權罪論處,這可是要株連九族的!

    “大人饒命啊,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

    “這都是統帥大人的命令,我們沒有辦法!

    “求大人開恩!”

    一眾兵士,不停的磕頭。

    聽著這些人的聲音,周賀的臉色越來越白,身子不停的哆嗦,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林天居然掌控有將軍副令。有這枚副令在手,誰還敢繼續幫他?羅月城統帥盡管與他是多年好友,可涉及到九族之罪,也絕不敢欺瞞。

    “真是好的很!”

    牧青冷道。

    石東盯著周賀,寒聲道:“之前就警告過你,不想你膽子這么大,設計謀殺我武府弟子失敗后,竟又順勢栽贓,聚眾來我武府要人,你這統帥當的可真威風!”

    “不要臉!”

    “無恥!”

    “推出去弄死!”

    武府內,不少弟子憤恨道,以新生居多。這些新生對林天可是佩服的很,周賀如此陷害林天,還聚眾到武府來鬧事,視武府尊威于無物,此刻真相大白,以此對比周賀之前的囂張和虛偽,這些武府弟子都是氣的不行。

    上千兵士齊齊跪在地上,一些人抬頭,盯著周賀,面色很難看。這些人大部分都不知情,都是真的以為陳平三人是被林天單方面無辜殺害,在聽周賀下令來這里聲討兇手時,許多士兵還在敬佩周賀,畢竟九陽武府的地位可不一般,普通人哪里敢公然向武府要人?這些士兵以有這樣的統帥感到驕傲。

    然而此刻,當真相明了,這些兵士眼中都浮現出怒意,原來,一切都是周賀策劃的陰謀,陳平三人只是周賀報仇的工具,自己等人也是被利用了。

    “可惡!”

    有兵士低聲怒語。

    武府內外,幾乎所有人都盯著周賀,或是瞪眼,或是鄙夷,或是憤怒。

    面對這些眼神,聽著一道道刺耳的議論聲,周賀的臉色越來越白,身體不停的哆嗦,只感覺整個天地都旋轉起來。

    林天望著周賀,臉色始終平淡:“統帥大人,現在,你怎么看?”

    周賀一顫,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你可以要求證實,要求徹查,上報皇室都沒問題!

    林天繼續道。

    周賀低著頭,只是不停的發抖,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林天淡漠一笑:“看起來,你是無話可說了,那么,你具有哪些罪呢,我來為你算一算。第一條,濫用職權。第二條,欺下瞞上。第三條,聚眾擾亂武府安寧。第四條,陷害將軍副令持有者。你猜猜,你該被定什么樣的罪?”

    周賀一顫,整張臉已經毫無血色,近乎完全呆滯。

    林天盯著周賀,臉色驀地變冷:“現在開始,剝奪你豐監城統帥的身份!逼^,林天望向段嚴:“段城主,接下來該怎么做,不用我教吧?”

    “是是是!”

    段嚴連連點頭,額上不由得滑下幾滴冷汗。

    林天哼了聲:“起來吧!闭f完,他將將軍副令收了起來,一晃眼就消失在手中。這奇異的一幕令得四周不少人都是一陣詫異,連蘇舒也不例外,瞪圓了雙眼。

    “石戒?這小家伙,居然還有這等好東西!”

    牧青自語。

    林天收起將軍副令,退后一步,負手站在一邊。

    段嚴從地上站起,對著林天行了一禮,隨即偏頭盯著周賀和涉事的數十名兵士,臉色即是鐵青又是森寒:“來人,全部給我抓起來!”

    “是!”

    有兵士應道,很快將周賀和數十涉事的兵士禁錮了起來。

    周賀顫抖,盡管修為強大,卻是未敢做任何抵抗。因為這個地方,段嚴,牧青,石東,個個都比他強,想要鎮壓他可謂是輕而易舉,他的反抗不會有任何意義,至于其它數十名普通兵士,則是一臉恐懼,不斷求饒。

    “帶走!”

    段嚴喝道。

    頓時間,一眾兵士領命,押著一臉呆滯的周賀等人,很快離開。

    四周,諸多圍觀者盯著這一幕,不由得面面相覷。周賀率眾而來,氣勢洶洶,卻不想,最后竟是這么一個結局。

    “活該!”

    蘇舒哼道。

    武府外,還有諸多兵士跪在地上,沒有敢起來。

    段嚴對著林天躬身行禮,單膝跪倒:“段嚴治理部下不周,請大人恕罪!”

    “請大人恕罪!”

    一時間,段嚴身后,一眾兵士齊齊開口。

    林天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眾兵士,目光落在段嚴身上:“算了,都起來!毙闹须m然不樂,不過這段嚴也是被蒙騙,且行為不算太過分,他自然不會斤斤計較。

    “謝大人!”

    段嚴感激道,這才站起身來。

    “謝大人!”

    段嚴身后,一眾兵士齊聲道,隨即小心翼翼的站起,個個身體立的筆直。

    不過,許多人的臉色還是很蒼白。

    段嚴垂首站在一邊,明明貴為豐監城城主,此刻卻不知該做什么,倒是時不時看一眼林天,似乎在等待林天的命令般。

    林天掃了一眼段嚴:“行了段城主,我的事,到這里結束,你帶著這些兵士都散去,不要影響了城池秩序,也影響武府弟子的修行。至于接下來的事,你自己應該知道怎么做!鳖D了頓,林天道:“圍觀的人群,令人疏散下!

    段嚴連忙點頭,轉身吩咐了下去。

    這之后,段嚴上前幾歩,對著牧青和石東抱拳,滿臉尷尬的道:“牧長老,石長老,今日的事實在很抱歉,影響了武府的平靜,還請兩位長老恕罪!

    “行了,趕緊帶著你的人離開!

    石東擺手。

    “是是是,這就離開!

    段嚴連道。

    說著,段嚴最后朝著林天行了一禮,這才帶著一眾兵士離去,在這同時,段嚴卻也留了一些兵士下來,負責疏散武府外的圍觀者。

    許多圍觀者一邊離開,一邊時不時回頭望著林天。

    “這可真是……”

    “這個少年,了不得!”

    “厲害!”

    不少人自始至終面帶驚色。

    當然,還有一些人則是面無人色,列如莫海和莫家眾子弟。

    “怎么會這樣!

    莫海喃喃道。

    一眾莫家子弟亦是表情呆滯,惶恐不安,如行尸走肉般離開了這里。

    很快,武府外的空間便變得空曠起來。

    林天吐出一口濁氣,有關周浩的事,算是徹底了解。

    “弟弟!

    就在這時,一道略顯嫵媚的聲音飄起。

    遠處,辛瑤走來,黑色長裙將她的身材勾勒的無比完美,扣人心懸。

    林天循聲望去,頓時一陣頭大,這妖精居然來了!

    “辛小姐!

    林天笑道。

    自打取出將軍副令的那一刻開始,林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完全暴露了,畢竟,將軍副令的事,普史很清楚,而普史知道,辛瑤自然也知道。當然,他不知道的是,辛瑤早在之前就已經發現了他的真正身份。

    “不是說好叫姐姐的嗎!”

    辛瑤嗔道。

    林天一陣汗顏,自己什么時候說過這種話?

    普史跟在辛瑤身后,來到林天身前,笑道:“林天小兄弟,這算是我們第一次真正見面吧!

    林天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并非故意隱瞞,還請普老見諒!

    “無妨,每個人都會有些隱私,算不得什么!逼帐沸Φ,說著,普史抬頭,望向牧青和石東:“兩位長老,近來可好?”作為豐監城有頭有臉的人物,普史和牧青石東雖然沒有太多交集,不過雙方卻還是認識的。

    牧青笑道:“都還好,普史兄呢?”對于林天和普史認識,牧青兩人倒是有些奇怪,當然,奇怪歸奇怪,兩人卻并沒有多問什么。

    牧青旁邊,蘇舒盯著林天,又盯著辛瑤,最后終于是將目光落在林天身上,瞪圓了雙眼道:“喂!她是誰!”

    不僅是蘇舒,這個時候,武府一眾弟子都在盯著辛瑤,尤其是一些男弟子,個個眼神驚艷,甚至有人在吞咽唾液。

    林天注意到了這些人的眼神,不由得又在心里罵了句妖精。望向蘇舒,他準備介紹下辛瑤,卻不想辛瑤竟是當眾挽起他的手臂,做起一副很親熱的樣子對著蘇舒道:“我們是朋友,唔……很親密的那種!

    林天:“……”

    蘇舒雙眼瞪得更大了幾分,一臉氣憤的盯著林天。

    “不要臉!”

    用力踢了林天一腳,蘇舒氣呼呼的轉身就走。


十方神王》最新章節,請記好我們的地址:www.327680.buzz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天天三分彩是官方开的吗 快乐是什么 七星彩网上投注平台app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爱彩乐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 浙江11选5带坐标走势图 北京pk10appios 湖北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辽宁体彩11选5走势图360 360彩票全国开奖公告